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妙手回春” 讓破損書畫重煥生機

時間:2020-03-30 09:47:02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晚報 作者:記者 龐獻 廖源

呂春梅在對古畫進行裁剪平正。

錦緞和畫面搭配是否美觀,考量著裝裱師的審美品位。

呂春梅在托裱畫心。

央視一部名為《我在故宮修文物》的紀錄片讓文物修補工作走進大眾的視野,尤其是其中的古書畫裝裱師,他們憑借高超的裝裱技藝,令原本已殘損不堪的書畫變得完好如初,重新煥發藝術光彩,讓人驚嘆不已。在玉城,也有這樣的古書畫裝裱師。

擇一事,終一生。今年46歲的呂春梅從1994年開始跟著大哥學習純手工裝裱,至今已修復、裝裱過無數舊書畫。在一個春意融融的上午,記者走進呂春梅的工作室,探尋手工裝裱這門具有悠久歷史的古老技藝。

“妙手回春” 破損舊書畫煥發生機

在呂春梅的工作室,撲鼻而來的是一股濃郁的漿糊味。室內的墻壁上除了貼著不少字畫外,涂滿了白色的漿糊粉末。此時的呂春梅,穿著圍裙,拿著棕刷,正凝神聚氣地為一幅古畫裝裱。

呂春梅裝裱的是古畫《松鶴延年》。她的手機里仍保存著這幅古畫的“舊照”:整幅畫作布滿了一個個小洞、霉點,右下角還缺失了一大塊。收藏者為此特意找到呂春梅,希望她能為這幅古畫修復、裝裱。

“拿到一幅古畫,看紙聞墨,便能知道用的是哪里的宣紙、哪里的墨汁,心里也大概知道要怎么進行修復、裝裱。”深諳任何一門技藝,靠的都是時間的積累,20多年沉浸于手工裝裱的呂春梅對此胸有成竹。經過精細的清洗、除霉、修復,這幅《松鶴延年》恢復了它原本的面貌;而修復后的裝裱,還可以讓古書畫得到更好地保存、展示、收藏。

“裝裱的第一道工序是‘托裱畫心’。”呂春梅邊介紹邊向記者展示。只見她將宣紙鋪平于桌上,用排刷沾了漿糊后,均勻地涂抹于宣紙背面,隨后,又在宣紙背面鋪上一層宣紙,再拿出棕刷刷齊。整套動作十分連貫,一氣呵成,不拖泥帶水。

“第二道工序是‘上墻晾干’。”呂春梅拿起透薄的宣紙說,“其實拿紙是最關鍵的,講究力度、技巧,沒三四年功底的新手不敢給重要書畫托裱,稍不注意就會撕斷,因為宣紙涂了層漿糊后已濕透,很容易爛。”

呂春梅介紹,要手工裝裱好一幅書畫,從開始到完成要經過七大工序。將晾干的畫心取下,還要經過裁剪平正、鑲接錦綾、再次上墻、下墻裁正、配畫框五道工序才能完成裝裱。記者看到,裝裱好后的《松鶴延年》煥發出了新的生機。

手工裝裱后

古書畫可逆轉、可修復

俗話說“三分畫、七分裱”,可見裝裱對于展現書畫藝術效果的重要性。不僅如此,裝裱還可以更好地保護、收藏名家字畫。隨著科技的進步和發展,機器裝裱應運而生,而且相比手工裝裱更加快捷、價廉。可為何很多收藏者還是青睞純手工裝裱?

“機器裝裱和手工裝裱有著本質的不同。機器裝裱的字畫屬于一次性消費,因為裝裱時需要用到熱熔膠,日后無法揭除,因此書畫將無法再次進行翻新,而這一弊端對于名貴字畫來說是致命的;而手工裝裱則可逆轉、可修復。如果沒有一代代裝裱師的‘妙手回春’,1000多年的《游春圖》、800多年的《清明上河圖》早就在歷史中灰飛煙滅了。”呂春梅說,也正是因為這一原因,她在裝裱過程中絕不使用化纖材料,就連裝裱過程中使用的漿糊都是自己親手熬制的。

沉浸其中

享受藝術之美

沉浸裝裱20多年,呂春梅在玉林書畫收藏者中有口皆碑,2019年還獲得玉林工藝大師金獎。而最讓呂春梅歡喜的是,作為一名書畫裝裱師,在裝裱過程中能夠欣賞到許多名家字畫,從而提升審美水平及對藝術的領悟力,這也是她認為的裝裱能給人帶來的最大樂趣。

長年累月和書畫作品打交道,有了審美的認知和藝術的熏陶,呂春梅在對每一幅書畫作品進行裝裱之前,都用心思考,從綾、絹、錦的選用、托染,到冷暖色的運用,再到方裁、四裁的長短,都要細加揣摩,力爭做到裝裱形式與作品的內容相融合。

在紛繁的社會環境之中清心寡欲,是書畫裝裱時需要保持的心態。因為任何急躁的心情都可能導致失誤,嚴重的話,甚至會使珍貴的書畫作品就此付之一炬。呂春梅感嘆,“做手工,急不來,需要靜下心,沉浸其中。”

在呂春梅看來,沉浸其中,不僅是匠人的最高境界,也是對待藝術最好的方式。

(記者 龐獻 廖源)

原標題:“妙手回春” 讓破損書畫重煥生機

責任編輯:鐘勇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葡京娱乐赌场网址 伟德足球 疯狂pk10 澳门赌博平台代理 新火彩票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