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后疫情時代 他找到一條鮮花新銷路

時間:2020-06-24 09:04:17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晚報 作者:記者 龐獻

霍章聰在包花束

霍章聰的花店開在自家一樓,位于玉林城區的一條小路旁。這間子承母業的花店經營了近30年,請了六七名員工,還建了3個冷庫存放鮮花。霍章聰接手花店后,一手建立了3個團購總群和二三十個分團,圈定熟客1萬多名。

今年受疫情影響,霍章聰的花店銷量下滑了一半,直接經濟損失數萬元。在疫情形勢嚴峻時期,昆明花市停業、物流停運,霍章聰找到鮮花基地,通過專車將鮮花運到玉林。當時,霍章聰搞的鮮花團購一次比一次火爆。現在進入了后疫情時代,霍章聰發現,傳統的鮮花銷售方式已悄然改變,未來他想拓展銷路,給顧客提供鮮花團購直供服務。

因疫情被退單

損失4萬元仍全額退定金

日前,上午9時,霍章聰的花店門口擺放著幾件當天凌晨剛從廣州運回來的鮮花,兩名員工正在包花束,霍章聰已外出送開業花籃。

“目前仍受疫情影響,婚慶花車、新店開業都少了,銷量下滑了一半。”剛趕回來的霍章聰笑著說。盡管如此,他還是很忙,店里人來人往,不少顧客還指定要他包裝花束、花籃。

霍章聰說,他的花店經營近30年,每年農歷正月初一,他們都會到佛教會門口擺攤賣花,可今年人流量比往年少了1/3,鮮花銷量也大大減少。

“除夕晚還回了七八件貨,結果訂單全都取消了,直接損失近4萬元。”霍章聰說,春節前花店就已接到五六十份花車訂單,可顧客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被迫推遲了婚禮時間。“不少老顧客熟悉行業操作流程,知道我們已經把鮮花運回來了,為了減少我們的損失,在退單時主動提出采購部分鮮花,結果全被母親拒絕了。”霍章聰為母親的做法點贊,把定金一分不少地退還給顧客。

通過專車將鮮花運到玉林

降價開團購

“做這門生意久了,看過鮮花最美的樣子,不舍得扔,也不舍得讓它們爛在自己手里。”看著冷庫里積壓的鮮花,霍章聰想,不如把價格降低點,分享給大家。

春節期間,霍章聰開始在微信群里開團。“第一次開團賣了300多束鮮花,第二次開團賣出500多束,有一次線上線下+分團,10分鐘就搶完了259扎百合。”霍章聰說,那時團購鮮花反響很好,因為疫情形勢比較嚴峻,人們都宅在家里,很多花友在群里曬花、賞花,鮮花給那段宅家難熬的日子帶去了一份美麗和喜悅。

可開團沒兩天,疫情又給霍章聰出了一道難題:“打了很多電話,找了幾個供商貨,得到的答復都是昆明花市停業、物流停運,無法把鮮花運到玉林。”霍章聰說,很多花友催著開團,他也不想放棄剛火起來的鮮花團購生意。為此,他向供貨商提出,愿意自己承擔運費,找專車將鮮花直接運到玉林。通過供貨商,霍章聰聯系上了昆明一家鮮花種植基地,雙方談妥,共同承包專車,將鮮花直運玉林。“當時市場上的花價被拉得很低,平時四五元1支的多頭百合,那時9.9元就可以買3支。”

“從春節到現在,因為做團購,我們不擔心客源、銷路,每天都有幾件貨回來。”霍章聰說。

未來打算拓展銷路

提供團購直供服務

34歲的霍章聰從事鮮花行業可謂是子承母業。1992年,霍母便開始開店賣花。2007年,霍章聰中專畢業后,先后赴廣州、上海等地學習、進修花藝。2015年至2019年底,他一直住在昆明,找基地和貨源,到相關公司了解鮮花品質、生產鏈。

接手自家的花店后,霍章聰著手開展線上銷售。“這次疫情,給我們花店帶來的最大機遇便是‘吸粉’數千。”霍章聰說,疫情發生前,他手上只有兩個未滿500人的鮮花微信群。疫情期間,因為店里的鮮花是從基地直運玉林的,“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物美價廉讓花友口口相傳,吸引了很多準顧客入群。”如今,他手上的3個鮮花“總團”有1300多人,還建立了二三十個分團。

婚慶、花車、開業……這些原本是傳統的鮮花銷售“大頭”;可在疫情影響下,霍章聰發現,傳統的鮮花銷售方式已悄然改變,目前家庭養花已占據大半江山。“我在著手招兵買馬,昆明那邊也談好了合作商,我想著重開拓團購直供。目前還是群里開團,顧客自取。未來接單后,會由昆明的合作商直接發貨、包郵到家。”對于在后疫情時代下如何發展鮮花生意,霍章聰已做好了準備。

(記者 龐獻)

原標題:疫情期間,婚慶、開業用花大量退單,而家庭養花需求日旺。這間花店迅速應對,開展團購直供服務 后疫情時代 他找到一條鮮花新銷路

責任編輯:覃維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188体育官方网址 188体育官方网址 OPE电竞竞猜娱乐 伟德足球 兴发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