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莫偉婷:無聲世界里的園丁 助聽障兒童插上聲音“翅膀”

時間:2020-06-29 09:05:45 來源:玉林新聞網 作者:黃錦群

玉林新聞網訊 (記者 黃錦群)“讓更多聽障兒童在學齡前就能正常說話,學齡時能過上普通人的生活,給他們一個有聲世界。”這是玉林市殘疾人康復中心聾兒語訓部老師莫偉婷的夢想,也是她矢志不渝的奮斗目標。從事康復教育工作八年來,莫偉婷用無限的愛心和耐心幫助一批又一批的聽障兒童進入了有聲世界,并順利畢業,進入普通的學校讀書。

與時間賽跑 幫助遲語“貴人”從“啊”走出寂靜

莫偉婷(右)給孩子和家長上單訓課。

2012年從廣西幼兒師范高等專科學校畢業后,莫偉婷便在玉林市殘疾人康復中心聾兒語訓部教聽障兒童說話。“聽障兒童最佳的康復時間是0-6歲,所以聽力康復訓練更多的是在和時間賽跑,如果錯過了這個最佳時期,最終造成的后果是不可逆轉的。”莫偉婷向記者解釋,聽障兒童是永久性的聽力受損。聽障康復老師主要的任務是教孩子們聽聲音、學說話。與健全孩子相比,這些小朋友多長了兩只“小耳朵”,他們從小處于無聲世界,需要靠助聽器或植入人工耳蝸獲得新“聲”。“小耳朵”,是這些孩子與有聲世界溝通的橋梁,而聽障康復老師是幫他們連接內外兩個世界的橋梁。

聽障孩子菲菲(化名)是語訓部的第一批學生,入園時已經4歲。菲菲剛來語訓部時,一直躲在媽媽身后不肯出來。媽媽離開后,菲菲不住聲地哭了起來,莫偉婷一直把菲菲摟在懷里安撫。為了能讓菲菲開口說話,莫偉婷每天不厭其煩地讓菲菲看著自己的嘴型、摸著自己的喉嚨嘗試發音。在一年多的時間里,菲菲發生了奇跡般的變化,從最初只會發出怪聲的“啊”,到逐漸能夠比較清晰地吐字發音,表達自己的意愿。有一天,菲菲突然想起媽媽,就沖著她說:“老師,回……家,找媽媽!”那是菲菲到語訓部以來,講得最完整的一句話,莫偉婷激動得抱住了菲菲。“他們能說出話來,太不容易了。”莫偉婷說,一個普通的漢語拼音字母,正常孩子很快就能學會,可對于聽障兒童來說,需要練習數十遍甚至上百遍。“我的工作就這樣日復一日地重復著,有一個朋友受不了轉行干其他工作了,但我還是慢慢堅持了下來,并愛上了這份工作。”莫偉婷表示,“看著無數個像菲菲一樣的小朋友得到了成功的康復,聽著他們從“咿呀學語”到朗誦美妙的兒歌,然后背著書包走向普幼、普小,我就覺得這一切的付出就都是值得的,我們的康復訓練是有成果的。”

努力提高業務水平 耐心守護孩子成長

莫偉婷在給孩子進行康復訓練。

八年來,每天面對著分辨能力和自理能力都很差的聽障兒童,莫偉婷深深體會這其中的酸甜苦辣。在教學過程中,莫偉婷對這些孩子的關愛更是全身心的傾注。每個孩子的發展水平都不相同,不管是最小的還是最大的孩子,都需要根據他們的特點進行個性化康復訓練,要讓他們都學有所得。

初到語訓部的聽障兒童,大部分不會發聲,少數只會個別單詞,且語言含混不清。基礎訓練須從聽力訓練、呼吸訓練、發音器官訓練三方面入手,才能進行難度更大的語言訓練。這些課程聽起來雖簡單,但實際操作起來卻是十分困難。聽障兒童由于聽力缺陷,沒有有聲語言思維,接受知識的過程顯得較為緩慢,哪怕一個簡單的聲母,他們也需要較長時間去消化和吸收。莫偉婷知道,僅憑自己的專業知識去教育孩子是不夠的。因此,為提高業務知識,更好的為聽障兒童服務,她常常抽時間看一些關于聽力方面的書籍或視頻,和同事們一起交流經驗,并積極參加單位組織的培訓。經過一番摸索,她總結出一套卓有成效的教學方法,即通過課堂教學與情景教學相結合、組別教學與個別強化訓練相補充的方式,幫助聽障兒童建立語言能力。

在刻苦學專業技能的同時,莫偉婷還會對聽障兒童家庭進行全面的指導和支持,幫助他們家庭樹立正確的康復觀、教養觀以及掌握各種康復技巧。而且,她還時不時充當心理咨詢師,為家長提供心理按摩。“我們在教學中不僅在訓練孩子,也在訓練孩子家長,引導他們積極面對現實、走出自卑陰影,讓他們學會干預、參與教學,提高培訓自己小孩的能力。”對于莫偉婷的付出,家長們都是有目共睹,每個人都有一肚子的感謝話。菲菲的母親告訴記者,“莫老師特別有耐心,有時候我們的耐心根本趕不上莫老師。莫老師每次給孩子上完課,不顧勞累和嗓子干澀,還要給家長交代,回家后怎么教導孩子學說話、學發音,怎么玩游戲等。”

“花開有期,聽障兒童的‘花期’也許會晚些,但終究也有綻放的時候。”談及未來的打算,莫偉婷笑著說:“我希望每天都和這些孩子在一起。今后,我會堅守在這個崗位上,讓更多的聽障兒童回歸‘有聲世界’。”

責任編輯:鐘丹丹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兴发老虎机 PT老虎机 OPE电竞竞猜娱乐 澳门真人博彩评级 188体育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