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百萬工程款遭拖欠承包方起訴追討

時間:2020-07-31 08:38:09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晚報 作者:記者 黃清 通訊員 牟健敏

工程裝修完成了,卻未能按時拿到裝修工程款,承包方只好走法律途徑維權,要求發包方支付工程款、違約金,且提出享有對涉案項目工程折價、拍賣價款具有優先受償權。承包方的訴求是否有法律依據?法院是否支持?近日,玉州區法院根據雙方爭議焦點進行了詳細審理,最終支持了承包方的部分訴訟請求。

裝修工程款被拖欠

承包方起訴維權

許某某獨資開辦了玉林市A健身服務偉德足球(以下簡稱A公司),該公司于2018年5月24日成立。另外,許某某還作為占股97%的法定代表人開設了玉林市B健身服務偉德足球(以下簡稱B公司),該公司于2019年5月30日成立。

2019年4月7日,王某某和A公司簽訂《B健身會所玉林××店裝修施工承包合同》,約定A公司將位于玉林某廣場的B健身會所裝修項目發包給王某某施工,承包方式為包工包料,合同價款固定總價為170萬元,最終按實際工程量清單結算。如A公司逾期付款,違約金每天按合同總價的3‰計算。

同年4月19日,王某某和A公司又簽訂了《補充協議》,約定合同價款固定總價為205萬元,并約定于2019年6月30日前分5次支付完工程款。在裝修過程中,A公司已支付工程款94.7萬元給王某某,尚欠110.3萬元。

同年5月27日,涉案工程驗收合格后,王某某已向A公司移交,并由B公司對B健身會所進行經營至今。后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許某某代表B公司及其個人作為保證人向王某某出具了《付款保證書》一份,保證A公司按合同約定的時間和金額向王某某支付剩余的工程款并提供連帶保證責任。

追索工程款未果后,王某某將A公司、B公司以及許某某訴至玉州區法院,要求:A公司支付裝修工程款及違約金;B公司、許某某對該債務承擔連帶償還責任;原告對涉案項目工程折價、拍賣價款具有優先受償的權利。

構成違約

被告應承擔違約責任

法院審理認為,被告A公司拖欠原告王某某的工程款110.3萬元,A公司應向原告支付拖欠工程款。A公司未按合同約定支付工程款給原告,已經構成違約,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但原告請求的違約金過高,法官予以調減。

法院認為,本案中,原告王某某與A公司在承包合同中約定違約金的計算方法為按合同總價每天3‰支付,經計算折合為月利率9%,此約定違約金過高,而被告A公司未能及時支付款項給原告,給原告造成的是利息損失。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予以衡量,故違約金的計算應以所欠的款項110。3萬元為基數,從約定支付期滿的2019年6月30日的次日即2019年7月1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130%計算至2019年8月19日止;從2019年8月20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130%計付。

發包方不是建筑物的所有權人

原告無優先受償權

根據有關法律規定,裝修裝飾工程屬于建設工程,可以適用合同法關于優先受償權的規定,但裝修裝飾工程的發包人不是該建筑的所有權人或者承包人與該建筑物的所有權人之間沒有合同關系的除外。享有優先權的承包人只能在建筑物因裝修裝飾而增加價值的范圍內優先受償。

本案中,涉案工程發包人被告A公司是租用他人的不動產,非建筑物的所有權人,承包人即原告王某某與所有權人也無合同關系,故原告主張享有優先受償權的訴請缺乏法律依據。

最終,法院依法判決被告A公司支付工程款110.3萬元及違約金;被告B公司、許某某對該筆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駁回原告王某某主張所欠工程款享有優先受償權的訴訟請求。

(記者 黃清 通訊員 牟健敏)

原標題:百萬工程款遭拖欠承包方起訴追討 法院:發包方不是建筑物的所有權人,承包方主張享有優先受償權的訴請缺乏法律依據

責任編輯:李媚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葡京娱乐赌场网址 台湾佬娱乐网 太阳城申博sunbet 乐都棋牌 伟德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