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手機閱讀本文
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

英雄的模樣

時間:2020-08-31 09:36:48 來源:玉林新聞網-玉林日報 作者:◇蔣振泉

▲7月13日上午,采風團向抗美援朝老兵獻唱紅歌。

“烽煙滾滾唱英雄……”你可知道英雄的模樣?在電影、電視的鏡頭里,我們都知道沖鋒陷陣的解放軍是英雄。但是,有一種英雄,你可能從未知曉他們的模樣。

在軍隊里,有一個專門挖戰壕、修橋鋪路、造防空洞的兵種,那就是工兵。在1950年的抗美援朝戰役中,工兵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狡猾瘋狂的敵方,總在陸軍進攻前,先由空軍開飛機地毯式轟炸一番,對我方橋梁、路面進行毀壞,目的是阻斷我軍后方供給。工兵們要冒著生命危險對橋梁、路面及時修復,保證后方對前線供給的生命線暢通。

工兵往往是在深夜“作戰”,為防止敵方發現,不點燈,不開手電筒,既獨立又合作地摸黑作業。本就不寬的路面被敵機炸成一個接一個不同程度深的窩,浮在地面上的泥土散發著刺鼻的火藥味,他們把這些泥土重新耙回窩中填平凹凸路面,飄起的塵埃把戰士們染成了泥人……

工兵為了修復橋梁,一個人扛一根比自身重很多的木頭是常有的事,如果一個人確實扛不動,就兩人或多人一起扛。剛鋪平的路面,又留下一串串深深的腳印,那是他們戰歌的音符,一直連到一座剛被毀壞又連起來的橋的兩頭。

工兵還為作戰的戰士挖戰壕,曲折蜿蜒,深淺合適,方便作戰戰士防御和進攻;他們還鑿防空洞,一鍬一鏟,一筐一籮,他們鑿的洞大到可以容納汽車和飛機,也是部隊隱蔽和休整的地方。一口洞穴竣工,每個工兵的雙手就會多長幾層繭皮,磨起數個血泡,破皮那一瞬的刺痛,是他們痛恨敵人的咬牙切齒……

這些工兵的故事,都是年近九旬立下過三等功的抗美援朝志愿軍老兵李宗奇在朝參戰的真實經歷。他還說,工兵除了挖戰壕、修橋鋪路、鑿防空洞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就是死守西海岸五峰山,不讓敵人從此處突破!

他拍著我的肩膀說:“故事很多,一天一夜也講不完,如果不是身體有恙,我真想再去看看當年堅守的陣地現在成了什么模樣。”他一剎那的眼神,光榮而自豪,我想戰勝歸來的英雄,大概都這樣吧。

抗美援朝志愿軍老兵梁威嚴講述的也是我們想不到的故事。他本來是入朝慰問部隊的文工團成員,到部隊后因戰情危急,他和隊友們都志愿成為戰地醫院的護士、衛生搶救員。在前線作戰的戰士受傷時,護士和衛生搶救員一邊要保護好自己性命,一邊又要把傷員抬回戰地醫院。他們都是力氣相對單薄的文藝青年,兩個人抬著空擔架時,走得踉踉蹌蹌,抬著傷員時卻小心翼翼,怕再次傷及他們。有的傷員痛得高喊,有的卻忍著不出聲,有的咬牙挺住,嘴唇都被咬破了……在搶救傷員時,他們給戰士清潔傷口,因酒精的作用,使戰士痛上加痛,受傷的戰士痛在傷口,而衛生搶救員、護士卻痛在心里,但他們又不能表現出來,還要鼓勵和安慰傷員。

梁威嚴回憶說,1953年,他所在的連隊在金城前線反擊戰役中,雖然敵方慘敗,但是志愿軍也有不少傷亡。戰場上的傷員大多是被彈片炸傷的,彈片傷及皮膚,那種疼痛是可想而知的,戰士也因此可能被病菌感染。因此,他們需更細心地工作,保護好傷員,使他們盡快康復。除了這些,他們還把醫治無效犧牲的戰士,在合適的地方把他們安葬,每一次葬禮,從簡而嚴肅……

當他回憶起這些因戰爭造成的傷害時,他傷感的眼神告訴我,他討厭戰爭,愛好和平。

我肅然起敬,他們就是我們心中的真英雄,永不過時的最可愛的人。

責任編輯:鐘丹丹

你可能喜歡看的

月排行榜

大发游戏中心 疯狂pk10 狗万滚球app 天娱彩票开奖 188体育平台